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查看: 708|回复: 0

豆瓣9.7的顶级国产剧,以后拍不出了…

90

主题

97

帖子

37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70
发表于 2018-9-16 10:56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豆瓣评分9.7,超过99%的纪录片——
说是「神作」也不夸张。
来自BBC?或者Discovery?
都不是,它来自中国——
《最后的棒棒》



前段时间,电影版《最后的棒棒》在国内公映。大量摆拍、配音和粗糙的剪辑让它引发不少口碑争议。
事实上,2015年的剧版之所以备受推崇,并不在于技术多高、投资多大,而是贵在无比真实,富有温度。
它的「神」,全在一个「情」字里。
导演何苦,是2014年退伍转业的正团级军官。

退伍待业期间,他决定拍一部关于重庆棒棒的纪录片。
他不仅拍了,更成为其中一员,把这部作品拍成了中国首部自拍体纪录片。
从策划到拍摄再到后期,除了摄影师是被何苦“连哄带骗”拉来的,其他工作几乎都由他自己亲力亲为。
在他那普通话不太标准但充满磁性的嗓音中,山城棒棒军的故事拉开了序幕。



山城重庆,作为一个魔幻8D城市,屋顶跑马路、窗口长大树。
行走其中,让你分分钟怀疑自己的方向感,也让很多交通工具毫无用武之地。
棒棒军由此成为时代与地域的产物。



2014年元月,何苦在重庆CBD解放碑商圈附近拜了个棒棒师傅老黄,算是正儿八经拜师学艺。



来到老黄的大本营——自力巷,和繁华热闹的解放碑相比,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图景。



从解放碑到自力巷只有短短300米直线距离,跟着镜头一路走来,却仿佛一步步穿越回上个世纪。
破败不堪的残垣断壁,触目惊心的“拆”字随处可见。
这是一个城市在历史洪流中必经的过程。



未来,这里将被直插云霄的摩天大楼所取代,但现阶段,这里蜗居着大量和老黄一样的体力劳动者。
走过逼仄的通道,何苦来到了新的住所——
一个月租300,仅容一人居住的小小房间。



在这里,除了老黄,还有一些资深棒棒军作为何苦的新室友,老甘、河南、大石,还有后来的老金、老杭、黄牛······
每个人面对摄影机时都有点不好意思,几乎没人敢直视镜头。



但是在生活这片丛林前,他们必须勇猛。
每个人都有做棒棒军的理由——
老黄生于解放那一年,但由于父亲的原因,一家被认定为“地主”身份,父亲深受打击,不久便离开人世。母亲一人辛辛苦苦拉扯大几个孩子。
人到中年时,老黄和一个寡妇走到了一起,还生了一个女儿。

命运的车轮再次碾压向他。
老黄在东北打工时,妻子离开了他。孤身一人的老黄带着女儿黄梅苦苦打拼。
他挑起了棒棒,成为了棒棒军的一员。

如今,老黄的外孙都到了上学的年纪。女儿一家在县城买了房,还着20万的房贷。
老黄总觉得自己有力气,还能再挑个几年,减轻女儿的负担。



有点残疾的河南走起路来一瘸一拐。
之所以叫他河南,因为他来自河南,但关于家乡的记忆也仅剩下这个符号。
他十几岁便离家出走,这么多年过去了,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河南先后在云南、贵州打工,兜兜转转最后来到重庆,成为了一名棒棒军。
没有家庭,没有初恋,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,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年龄了。
在一众年逾花甲的老头里,四十多岁的河南绝对算得上年轻。
因为棒棒军这个团体正在逐渐老去、消失,或者说,正在被这个时代所淘汰······



作为纪录片,真实是不可或缺的生命力。
《最后的棒棒》之所以触动人心,就是因为它向大众展示了一群人不为外界所知的真实生活。
来到自力巷的第二天,老黄就带着何苦出工了。

老黄有自己的“据点”,熟悉他的老主顾也会经常照顾他生意。
但即便这样,每天最多也不过三、五十的收入。



刚开工一会,老黄和何苦就接了单——
将100斤的货物运送到两公里外的目的地,工钱10元。
人高马大的何苦主动多挑一点。
刚开始的小碎步效率还不错,但很快,体力消耗殆尽,肩膀也由酸胀逐渐升级为刺痛。



而这一切,对于几十年“棒龄”的老黄来说,不过是家常便饭。
有时老黄也会开拓点别的业务:
一户人家喂狗的勺子掉进了蹲坑,便请来老黄。
因为勺子的位置很低,那户人家让老黄跪在厕所地面上,但老黄迟迟不愿。



挣钱归挣钱,骨气还是要有的。
身为棒棒,他也有自己的坚守和倔强。
“职场新人”何苦一开始总把扁担随意拎在手里,老黄三番五次强调他要背在肩上。

因为棒棒是他们安身立命的东西,只有要饭的手中才会拿根棍子。
“做棒棒,也要看得起自己。”



生活的担子太过沉重,有时他们不得不露出向现实低头。
有一段时间,老黄的生意很惨淡,何苦便带着他去重庆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朝天门碰运气。
可他们不知道的是,朝天门一带向来是“各大帮派”的势力纷争之地。


奔跑着找生意
没有熟人引荐,轻则被赶,严重的还会被“角头”围殴。
何苦联系了很多店家,才找到一点点生意。

面对何苦的良苦用心,老黄毫不领情,甚至满腹怨念,还让何苦掏钱帮他修理运货的车。
这让观众多少觉得老黄少了点人情味。
可是,对于这些尝尽苦楚的人来说,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。



艰难的生活中,总有人指望运气改变命运——
河南算得上是个“团宠”。
去年从一个小餐馆辞职后,他就迷恋上了赌博。



但这种靠运气挣钱的工作,总是让他饥一顿饱一顿。
无奈河南饭量巨大,感受一下他吃饭的阵仗,能用锅绝不用碗。



好在老甘也在一家路边摊打工,每次回来总给他捎一桶稀饭,是的,容量是一桶。
但最近,老甘也失业了,河南没了固定饭票。



即便这样,河南依然沉浸在不劳而获的“赌神梦”中,幻想某天能靠神牌技发家致富。

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尺,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。
比如,何苦一开始和老黄约定,第一个月做学徒,所挣的工钱都归师傅。
但一个月后,老黄拿着一沓皱巴巴的钱和一个记账本走到何苦面前。
记账本上是他一笔一画认真记下的每一笔收入。



一个月下来,两人一共挣了1034块,老黄坚持要把这笔钱平分。
何苦不收,他就不走。



这一刻,两个善良的灵魂碰撞到了一起。
这正是《最后的棒棒》最耐人寻味的一点——
不修饰生活,只还原人性。

当你天然地站在上帝视角同情棒棒们时,他们也会暴露出自私的一面;而当你认为人性在贫穷面前毫无抵挡之力时,他们又会站出来告诉你并非如此。
镜头真实地展现出一个人的多面,这就是纪录片的价值所在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